熊丙奇

熊丙奇

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主编、编著、著作的书有:《大学有问题》、《体制迷墙》、《天下无墙》、《教育熊视》等。

如何治理“割韭菜式”的教师流动 劝退用手机学生的校规不具法律效力 放权给高校,权力真能放得下吗? 民办高校为何深陷非法集资泥淖? 必须消灭超级中学的“神话” 问一问乡村孩子需要怎样的教育 大学生自媒体为何需向校方备案? 取消一二三本划分,应大胆往前走 北大校领导出任兄弟高校一把手正常吗? 本科院校转高职,是降格吗? 如何建有中国气派的世界一流大学? 怎样看待小学一二年级不上数学课 小学一二年级上不上数学课,有道理吗? 成为世界第三大留学生输入国的喜与忧 师范院校该压缩师范类本科招生吗? 大学生恋爱课,不只是学谈恋爱 导师可以一怒断绝与弟子的师生关系吗? 深圳众多临聘教师一夜下岗谁来负责? 校服丑是因为对性的恐惧? 教师职称评审改革需进一步去行政化 中小学生守则,有多少成人能做到? 高校经费破百亿,离一流大学多远? 高分复读是学生的权利却不是好现象 大学从市区搬到城郊究竟该怎么搬? 录取分数越高,大学真的越好吗? 年轻人不愿选职校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区分文科生理科生是过时人力资源理念 围殴同学致死,校园暴力何时休? 没编制的代课教师为何不能同工同酬 国家助学贷款20年期限太短还可以更长 录取分数线分析不了高考公平状况 北大清华招生骂战的无聊和无奈 虚假大学为何成为打不死的“小强” 高考“最牛班”是另一种高考政绩 “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高考报道的困境 半数学生想去二线城市,愿望和现实有多远? 别以“妖魔”心态对高考 “15万读武大”骗术是如何得逞的 学历认证机构必须坚持非营利属性 携带乙肝病毒女生自杀,高校有没有责任? 炒作双料博士后被遣返背后的“学历身份情结” 自招农村生要把实惠真正落在农村生身上 若解除收养关系,被虐男童何去何从? “误读”暂停篮球联赛折射出对“功利足球”的焦虑 1千亿教育经费没花完说明什么? 大学生读不下《红楼梦》谁之过? 警惕用新技术进行传统教育 如何看待教辅读物走出国门? 农村年轻人的知识无力感如何消除? “马桶盖”与大学生创业 推进高考公平没有止境 春晚节目涉嫌抄袭不能不了了之 “小升初”招特长生要防功利择校 舆论和大学应各自守住界限 对于师生恋,大学不应该再暧昧 师生同考是行政治校的结果 高中债务危机是地方政府办教育责任错位的结果 乡村学校应该有怎样的办学逻辑 从刘铁男案反思“人上人”教育 抛弃血友病学生,让大学黯然失色 从差生歧视,到考试歧视 意味深长的“少年不可欺” 不用考证,大学就混日子? 中国怎样制造自己的“常青藤”学校? 清华博士当电工有何不可? 大学如何防患一再陷入桃色丑闻 限制“就近入学”治不了“学区房”的狂热 “泼水”女生:被考研扭曲的心理问题 赴美签证延长给中国教育带来什么? 《男生安全手册》是安全教育的进步 构建外语能力测评体系 关键在考试社会化改革 房娃辍学是吃了不良家庭教育的亏 大学如何治理“一手办学一手经商”现象? 衡水中学的现实与未来 舆论监督不是要把蓝翔“灭”了 第三方评估方可让蓝翔摆脱舆论危机 由4名华裔热门落选诺奖所想到的 大学办学应摆脱排行榜思维 不要再渲染考研带来的身份转变 不要把处于危机的同学留在危机边缘 校园让位楼盘是怎样发生的? 畜牧兽医局局长能胜任教育局长吗? 研究生推免制度改革要坚持扩大学生的选择权 是谁制造了教育的户籍歧视 对违规“预录取”不能再纵容 中国大学为何难获得企业家的捐赠? “诱奸门”怎变成“罗生门”? 拜托,别再发布初次就业率 “考霸”频出折射畸形的高考生态 篡改高考志愿背后的教育缺失 篡改高考志愿背后的教育缺失 保护女生不受伤害需完善制度建设 应对猥亵诱奸女生教授同时进行司法调查 “春蕾女孩”上大学的承诺为何被遗忘? 辽宁体优生“缩水”公示隐藏着什么秘密? 女“状元”增多是应试化加剧的结果 如何看待各省分数线差异? 推进“弹性学制”需落实办学自主权 授予“工士”学位值得探索 从请人替考学生的收益看高考制度改革 切断作弊利益链条 发挥法律对就业公平的保障作用 高考后的“醉生梦死”谁之过? 捐资“校董”背后的高校社会捐赠困境 如何化解高校生源危机与社会高考焦虑 大学生“枪手”是怎样炼成的? 材料作文应给学生更多思辨和选择空间 大学新生入学强制检测艾滋太简单粗暴 高考不是学生违法犯罪的理由 赖斯的“兴趣观”对我国学生的启示 开放异地高考与遏制高考移民应并行不悖 自主招生复查制度该复查什么? 谨防道德加分“不道德” 从体罚致死惨剧中该反思什么? 大学频繁更名为哪般? 如何才能办成“第一个北大” 监控之下,老师为何可殴打幼儿持续一年? 校长“亲吻小猪”获赞说明什么 9岁自考生与我国教育开放 虚伪的素质教育比应试教育更坏 “逃离工科”是谁的问题 大学为何遭遇“有奖晨练”之困? 职业教育应全面向农民和农民工开放 自招考“都教授”,教授都知道自己想干啥吗? 米歇尔访华带来了怎样的留学价值观 图书馆不是用来评估的 分类高考能实现人才分流吗? 为猥亵丑闻保密背后有什么秘密? 三本改高职能解决就业问题吗? 独家解读:就业创业服务,需消除功利就业观 独家解读:推进教育公平是政府的首要责任 对两会教育议题有怎样的期待 北大附中雾霾停课与学校自主办学 “野鸡大学”的忽悠为何在我国大有市场? 大学校长谁来当?如何当? 大学宿舍饮水机投毒案为何又发? 是什么让“状元”成为“流浪汉”? “逃离”还是“逃回”北上广,是一个问题 走出“差生创业”的误区 如何看待骆家辉因子女教育辞任大使? “问责冯小刚”争议的实质是什么? “小升初”新政为何难给“补习热”降温 学前三年行动计划需总结 “红包负担”怎样才能减轻? “关机一小时”吃团圆饭的倡议耐人寻味 给予特困生全过程保障,需探索国家监护制度 留守儿童与国家监护制度 南科大路在何方? 每个学生都是一道待解的题 以办学信息公开清除EMBA教育的“污垢” 中国教育发展,需要更多邵逸夫式的慈善家 院士是怎样被“神化”的? 院士“学术不端”澄也澄不清? “最应该被开除学生”名单是对学生的恐吓 农村大学生为何就业更难? 编造的“哈佛校训”不过是“励志”把戏 全日制本科变专科背后的“潜规则陷阱” “推门听课”督导不出好教育 高校所有财务信息必须公开透明 招生这点事,不劳校长大驾 校规越变态,应试越成功? 教育部门“卡”民校意欲何为? 教改不动真格,择校热很难缓解 没有政府放权,就只有行政主导的“冲动型”教改 大学章程立法应由人大主导 不能以社会捐赠代替政府的教育投入保障 如何改良学生性教育的生态 取消小学低年级英语课需谨慎决策 以治理能力现代化推动教育改革 不分文理科关键在招考分离 “无用”“无聊”质疑源自教育与学术功利化 香港洗脚校长与内地鞠躬校长的不同命运 取消学校行政级别必须有明确时间节点 院士管理体制改革关键在去利益化 教育改革要兑现改革的承诺 如何在中国办“自由学校” 南京实行学前一年免费教育,值得借鉴推广 大学生“跑分要分”与“逃课神器” 十年教改,一地鸡毛 比上学路更艰难的是农村教育公平之路 村民有权阻止拆学校吗? 诺奖能“计划”出来吗? 大学就应拒绝设立四六级考点 大学如何给学生先成人再成才的环境 大学里该不该有“豪华”餐厅? 处理学术剽窃争议不能靠“协调” 季建业的“官学交易”需彻查 院士候选人何苦以“自伤”方式举报? 录取制度才是高考改革的“硬骨头” 从校长给学生打饭看校长职业化 四天从纽约借到书 从教师12次道歉学生不原谅谈宽容教育 内地状元弃学港大有怎样的启示 拉手都害怕,还跳校园集体舞干啥? 把节假日休息权归还学生需改革评价制度 拿孩子做"洗衣机实验"是怎样的安全教育? “应景”的文明提醒,失败的文明教育 预言“获诺奖成常态”是功利学术白日做梦 台湾国学教材怎样才能“接地气”? 张曙光案能否推动院士制度改革 没有教育改革,只有教育利益 如何杜绝高校招生性别歧视 读书无用论与学历崇拜 “请石头”的大学是学问之地吗? 减负令为何遭遇执行难的怪圈 屠夫学校与高等教育大众化 随迁子女城市求学门槛何时取消? 通报学术不端不应回避学者所在机构 “亚洲最大的高考机器”从何而来 如何理解教科院院长主动辞职 从美国“柠檬水女孩”看北京9岁女孩练摊 9岁小学生“练摊”的“意外收获” 勿以混文凭心态出国留学 面对学贷危机,美国大学为何不提高毕业率? 特权思维注定了李家的悲剧 分数线为何成了大学的面子? “圈养教育”是怎样炼成的? “中国式减负”是减负形式主义 “人大女神”与大学个性办学 治校何需“亲自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