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

吴晓波

财经作家。本专栏为吴晓波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内容。

吴晓波:2017钱将流向哪里?新锐中产渐成消费主流 吴晓波:如何看待宗庆后和任正非的两张照片 吴晓波:海尔在没有对标的日子里 吴晓波:逃离北上广也要呵护好北京的房 吴晓波:商人川普可能并不好对付 OPPO式的胜利原因:智能手机革命性技术进步停滞 胡润是如何把数钱发展成事业的 市长们控房价都应向黄奇帆学习 牟其中为什么“见不得阳光”? 呼唤孙冶方 一包方便面背后的中国改革 一包方便面背后的中国改革 被商业包裹是我们这代人的宿命 知识付费和直播可能就是泡沫 大数据是未来互联网金融的核心 家族企业后继无人是个好消息 北京与纽约的荣耀与忧伤 消费需求不足不能怪老百姓 信用在中国为什么不值钱? 中国贫富悬殊的拉大势在必然 今天为什么制造业赚不到钱? 房地产开发商的房价操控术 中国经济没有急转弯的空间 EMBA死了 财富为何能轻易击穿中国的道德底线 政府和地产商都不愿意房价涨 “屌丝经济”的时代已经过去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王石 “老板”袁庚 民国一代船王的济世情怀 第四个本命年你应该已经学会这些 只靠直觉和天赋做企业走不远 一则寓言读懂2016年中国股市 十个字告诉你2015年发生了啥 嫁给一个企业家要付出什么代价 姚振华算不得是“野蛮人” 理性创业的时代在2016年到来 邓小平是如何打好“转型牌”的? 6月股灾可能是一场必经的宿命 不要成为自己年轻时憎恨的那个人 今年或是“双十一”最后一战 谁在驱动今天的“潮流”? 谁是中国最著名的“社会企业家”? 如果中国没有互联网 马化腾的“邮件癖” 未来十年这样投资才算中产 从Beyond到TFboys,偶像经济如何进化 中国企业家为何缺乏身份认同 李嘉诚是一个怎样的陷阱? 负债才是实现财务自由的第一步 那些没落的温州企业家们 政府创造变革环境,唱戏的还是企业 “屌丝”不是反讽而是自甘堕落 “恶”的世界才能实现公平正义 国企改革不仅仅是经济问题 从汴梁城到比萨城到底有多远? 如何在大变局中拯救你的资产 吴晓波:有一种爱叫“真不爱” 对话陈道明:“不将就”是一种人生态度 中国中产阶层的资本宿命 与王林合影的人不应该被嘲笑 我为什么从来不炒股 当前股市的恐惧从何而来? 企业家二代们的人生迷茫 商界大佬的父亲是如何教子的 关于手机界我不明白的那些事 告别三驾马车后经济新的动力在哪? 野蛮的商业世界里再没有“看门狗” 中国股民为啥那么任性? 如果乾隆与华盛顿在小吃店会面 中国土豪怎么才能不“土”? 谁是这场股市盛宴最终得益者? 中国互联网为何没有重大创新 经济探底下的总理自信 这一代的杭州 香港,你当年的那朵塑料花凋谢了吗 急躁功利的狼文化尽头是什么 “价廉物美”的时代可以结束了 传统企业如何借互联网获得新生? 如果可以我愿意穿越回宋朝 春节了推荐五本也许不错的书 那个给我寄酱鸭的四川农民 大数据造就的小鲜肉鹿晗 一半以上传统营销人员将被淘汰 吴晓波:其实那一年我也有50万 西施的男友靠什么赚钱? 中国进入政商博弈新周期 中国中产为何蜂拥去日本买马桶盖 李嘉诚平生最大愿望你懂吗? 如何成为一个不被经济泡沫抛弃的人 我们为什么特别仇富? 新一代台北人的爱与怕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我为什么从来不炒股? 中国人为什么言而无信? 中国商人靠什么赚钱? 中国商人为何不得富贵两全? 如果毛泽东是企业家 中国这么多“胡雪岩”,却没有“乔布斯” 与众不同背后 是无比寂寞的勤奋 谁才是房价上涨的真凶 中国古代最流行的风险投资 如果邓小平是企业家 信用是你唯一需要保全的财产 为什么你如此努力还这么穷? 玩互联网思维的两个罗胖子 银行真的要消失了吗? 王石是有底线的人,迟早都能回来 官商是一些怎样的“大怪物”? 巴西人抵制世界杯的经济分析 李彦宏的“袖子”里藏着什么算盘? 击杀宋卫平的“最后一颗子弹” 中国两千年经济主题:分权和均富 中国自古“轻商”是个伪命题 管仲:征税不能让老百姓发现 毛泽东如何用七年消灭私营 毛泽东如何将土地私有变国有 朱镕基分税制改革结果令吴敬琏不满 国民党丢掉大陆的经济原因 不贪财好色的王安石如何搞亡国家 中国历史上公务员最少的朝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