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

沈建光

经济学博士,现任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 首席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客座教授,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

央行修改中间价公式意欲何为? 沈建光:中国从未遭遇金融危机,央妈功不可没 美元的拐点真的到来了吗? 沈建光:要做好去杠杆的过渡安排 注重政策协调 沈建光:中国房价屡控屡涨之谜 沈建光:谨防无序去杠杆的风险 沈建光:金融去杠杆利在长远 未来还会继续推进 沈建光:“保汇率还是保外储”已被证伪 沈建光:中国如何守住金融安全底线? 沈建光:今年欧元有望触底反弹 沈建光:中国经济并未站在新周期起点 沈建光:欧元在今年有望接近底部 沈建光:预计下半年中国经济或将减速 沈建光:未来两年中国将迎来改革的良好时机 沈建光:日本的泡沫教训是否适合中国? 沈建光:中国经济近忧和远虑是什么? 沈建光:美联储加息后,美元怎么反而走弱了? 沈建光:一季度GDP增速或将达到6.8% 沈建光:久违的贸易逆差说明了什么? 沈建光:预计3月CPI回升至1.5%左右 通胀压力仍存 沈建光:政府工作报告忽略的三大风险 开门红!从十个指标透视中国经济 沈建光:挖掘机行业全面向好 基建投资将超预期 “汇率操纵”阴影下,为何人民币反而走强? 沈建光:人民币贬值趋势拐点出现了吗? 沈建光:贸易战胎死腹中?别高兴太早 沈建光:外储跌破3万亿又如何? 央行调升MLF利率的三点考虑 辽宁统计数据造假暴露了什么? 日本和美国的贸易战当年是怎么打的 预计2017年货币政策显著收紧 2017年中国经济工作驶向何方? 明年通胀压力会比今年有所上升 中国或面临输入性通胀压力 沈建光:预计今年年底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至7 沈建光:全面否定产业政策不够客观 沈建光:特朗普胜出将带来三大变化 沈建光:预计明年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到7.3 沈建光:PMI大涨意味着什么? 美国选举无碍人民币贬值趋势 人民币加入SDR是龙门一跃?还是骑虎难下? 下半年人民币贬值压力仍然不小 探秘中国经济数据背离之谜 中国有必要借G20展现领导力 中国应明确反对逆全球化思潮 负利率可能无法达到使用初衷 下半年我国财政政策空间较大 中国如何避免陷入流动性陷阱 民间投资恶化非一朝一夕 民间投资下滑是因为信心不足 脱欧公投是一场缺乏政治担当的豪赌 中美非常态下的合作之难 美联储更可能在7月或9月加息 中国信贷政策收缩已经开始? 中国经济最需要坚守的底线是什么 美元崩溃的背后那些事 全球央行对待加息为何按兵不动 债转股应配合供给侧改革 中国经济回暖背后的喜与忧 稳定的人民币汇率能持续多久? 匆忙实施“托宾税”不可取 美元走弱有助于缓解汇率风险 全球超宽松货币政策隐患重重 沈建光:决策层不会再度为牛市背书 决策层不会再度为牛市背书 中国经济或将于二季度温和反弹 人民币汇率不应一次性大幅贬值 防范金融风险是稳增长重中之重 中国为何对弱势美元迟疑不决 中国应借G20打好货币翻身仗 外媒凭啥质疑中国的宏观数据 周小川如何反击人民币空头 十大因素预示美元已是强弩之末 2016中国经济将面临四大挑战 面对做空者谨慎使用资本管制措施 应及时强化新的人民币汇率锚 此次加息后美元走弱概率更大 外储减少是人民币贬值的代价 人民币入篮不是只有象征意义 11月人民币加入SDR顺理成章 股灾之后“十三五”金融如何改革 央行双降带动中国经济回暖 是否应该对中国经济过度悲观? 如何在中美关系中占据主动权? 如何防止亚洲金融危机重演? 中国急需提高国际金融话语权 央行“双降”启动经济股市保卫战 驱散股灾阴霾,总共分三步 央行新汇改的积极意义被误读 新汇改稳增长促改革 股市保卫战,我们输不起 欧债危机的摊牌时刻就要来临 为何现在是降准降息最好时机? 中美战略对话需要新的思路 牛市并不需要“国家战略” 政府靠什么点燃民间资本热情? 中国能源需求增速正在大大放缓 新常态下的政策新思路 亚投行有望影响全球金融秩序 耸人听闻的中国版QE 今年利率市场化将大举推进 中国通缩风险究竟有多大? 降准降息的空间已全面打开 瑞郎脱钩欧元真的是“钱多任性”吗? 欧元区能成功应对希腊退出 股市快牛或推迟降准到来 央行降息的逻辑与意义 明年增长目标极有可能下调至7% 房地产拖累中国经济增长 美欧股市调整预示复苏相当脆弱 GDP目标6.7%又何妨? 切勿错失宏观调控最佳时机 你听懂总理达沃斯讲话了吗 强劲出口数据背后的隐忧 定向降息引领新一轮微刺激 稳住中国经济还是要靠房地产 降准降息迫在眉睫 珍惜股市反弹机遇 为何GDP增速仍然势不可挡 “克强经济学”并非不刺激 “定向”或“全面”降准之辩 央行货币政策报告警示的风险信号 全面降低准备金率势在必行 经济疲软亟待政策与改革双驱动 大首都经济圈引领城镇化战略 降低存准率并非首要任务 无需过度解读人民币贬值 限制影子银行导致信贷数据迷局 欧美经济向上利好今年中国出口 中国经济正逐步驶向增长慢车道 新一轮新兴市场危机与去年夏天有何不同? 2014年接受改革阵痛的挑战 2013年12月信贷回落好似再次“钱荒” 2014年关注发达经济体反弹机会 人民币单边升值何时了? 中国将迎来新一轮官员下海潮 以市场决定性作用深化改革 央行三季度报告对通胀担忧加大 新型城镇化需从财税改革破题 美国乱局增加中国货币政策难度 房地产或是四季度宏观调控重点 美联储不退QE增中国政策难度 三大领域将释放改革最强信号 中国如何从美国退出QE中受益? 上海自贸区应成为升级版特区 体制改革是避免新一轮危机最好武器 中国经济最差的时刻或已过去 政治局会议透露中央对经济下滑担忧加大 央行应降息为小微企业解围 放开贷款利率一石二鸟 宏观调控政策拐点或在近日出现 外需恶化考验克强经济学 克强经济学改革阻力将异常强大 盘活存量资本关键在产业调整 央行钱荒事件中的自相矛盾 日股暴跌不代表安倍经济学失败 贸易数据回归真实 年内不应再升值 5月官方PMI反弹的8个困惑 警惕中国经济下滑过快 中国M2/GDP比值高有其合理性 财政下半年将支持中国经济反弹 产能过剩已成中国经济复苏瓶颈 资金流入推高M2 规范风险效果初显 关注靓丽数据下的出口企业困境 幼稚的“做空中国”阴谋论 经济下滑并未动摇改革决心 高质量数据是有效决策基础 解脱复苏困境亟待推进改革 强劲信贷数据难掩实业疲软 货币政策收紧必要性降低 莫让出口数据遮望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