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海洲

皮海洲

财经评论员,二十年的股市磨练,练就了对股市独到的眼光与见解,著有《轻轻松松炒股票》一书。

亏了基民肥了自己 基金到底在为谁理财? 让妖股退市对A股具有借鉴意义 新股开板节奏加快为IPO常态化敲警钟 创业板PK纳斯达克 仅有估值接轨还不够 高薪收入者为何也做“老鼠仓” 发审委委员不能始终处于免责状态 新都退退市留下三大悬念 投资者损失谁来赔 这个门槛设置可以有 值得点赞 断言A股告别“散户市”还为时尚早 万科应推迟董事会候选人表决 尊重宝能系权利 MSCI不是A股的救世主 需正视监管者投资者不成熟等问题 同股不同权公司A股IPO之路还有多远 若任凭IPO带病发行 IPO再次暂停只是时间问题 证监会主席挨骂是中国股市的一种常态 减持新规有利定向增发回归理性 减持新规有利于定向增发回归理性 正视减持新规的美中不足之处 “变脸减持”影响同样恶劣 退市常态化还须迈出三大步 董秘切实履行职责就是最好的祈福 股价创新低为何难挡重要股东巨额减持 巴菲特为何不投资A股? 忠言与良药:力挺刘士余主席的最好方式 证券市场的巨额罚金去哪儿了 董事长辞职须防“辞职套现” “高送转”预案修改乱象凸现股市制度缺陷 重视高派现更应正视红利税征收不合理问题 *ST昆机死罪或可免 活罪恐难逃 贵州茅台为何能长期称王A股 宝能系的股东权利应该受到保护 九好集团忽悠式重组案击中《证券法》软肋 《证券法》二审何以不提注册制? 人社部的这盆冷水泼得及时 与刘士余主席商榷:股市并不具备IPO高速发行条件 评再融资新政:立竿见影抑制上市公司圈钱 “业绩预告陷阱”暴露信息制度弊端 鸡年股市上演鸡肋行情 不排除变成落汤鸡的可能 IPO从严把关能否为新股加速发行护航 五问“新股发行常态化”:IPO融资成压死骆驼的稻草 “新股加速发行无害论”不负责任 管理层应正视风险 华润退出万科彰显央企情怀 ST慧球为何敢一再挑战监管的底线? 开门红能决定股市一年的命运吗? 美国加息对A股影响只是毛毛雨 联想接盘万福生科说明了什么 对养老金入市要保持一颗平常心 深港通来了 牛市会来么? 新股发行再度提速令人担忧 恒大系要做一个“乖宝宝”? 董小姐被免职 格力会成万科第二吗? 中金并购中投 收购容易做强困难 创业板发展需要正视三大问题 养老金来了 A股迎来机构投资者时代? 伊利股份定增方案能抵御野蛮人吗? 别拿赵薇当“股神” 对三季报行情不宜抱有厚望 牟其中还能东山再起吗 中概股回归均以套利为目的 新油股份遭否别成“IPO扶贫”的形象工程 伊利需警惕引狼入室:应增国有股股东持股比例 伊利需警惕引狼入室:应增国有股股东持股比例 从龙门教育登顶看“新股王基因” 36万股反对票被篡改岂能一歉了之 RQFII新规难为股市加油 投资者炒股该不该听朋友的 应为证金公司立规矩 王宝强离婚对股市影响几何? 港股创新高 A股为何还在3000点爬行 监管者最该监管什么? IPO提速打击投资者做多热情 *欣泰的故事里没有“仇恨女友” 欺诈发行强制退市应在合法的前提下进行 辽宁曙光一剑封喉 剑指投资者保护软肋 宝能是万科的长期战略财务投资人吗? 建议暂停宝能系的股东权利 “范冰冰们”的这条暴富财路堵得好 华润: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央企承诺爽约说明了什么? 《证券法》会否成欣泰电气逃避退市的保护伞? 提防新三板基础层沦为“僵尸层” 经济L型运行A股怎么走? 应该叫停涉及四行业的跨界定增 规范中概股回归很有必要 股市健康发展不等于股市上涨 没有政策障碍 养老金就能入市了吗? A股“牛市论”需要正视的两个问题 黄渤开户是来股市抬轿子的吗? 爆炒金亚科技是对退市制度的藐视 现金分红:分与不分都是一个问题 不妨割掉战略新兴板的尾巴 注册制改革有必要回归到先修法的正确轨道上来 允许证监会官员炒股不如考核从业资格 周小川说出了中国股市的症结所在 刘士余主席要慎防第一把火“哑火” 刘士余需要直面中国股市三座大山 猴年首日“开门黑”正是逢低买进好机会 新股中签无人领谁之过? 监管者职责是减少股市“更为自由地波动” 肖钢辞职解决不了中国股市的根本问题 《减持规定》存重大漏洞有待封堵 股市“开门黑”不代表“全年黑” 注册制初期壳资源不会快速贬值 王石不宜把“宝”压在中小投资者的身上 万科股权争夺印证了一个简单的股市道理 投机炒作让A股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万点论”当前只能是中国梦 人民币加入SDR会引发A股大涨吗 注册制传闻何以令市场恐慌? 新股发行实施细则不能只向券商征询意见 IPO新政不利散户是个伪命题 券商股能否再次成为“飞上天的猪” 马云的大实话刺痛了谁 “A股便宜”是一种表象 A股投资者需要告别疯牛意识 “谣言止于智者”是一种忽悠 引入融资融券业务是一场误会吗? 股市再次暴跌暴露熔断机制软肋 红利税调整:引导投资还是误导投资 四部委联合通知存三大漏洞待填补 央行双降股市何以不卖账? 提防证金概念股暴炒的投资风险 上市公司别扯维稳后腿 管理层是否找到了救市的钥匙 A股的救市之路依然漫长 远未到谈论维稳资金退出的时候 牛市并未远走 将开启慢牛 暂缓IPO何以这么难 股市疯跌不是慢牛是一种病 该遭炮轰的不应是贾跃亭而是大小非制度 新股加速发行不冲击大盘是管理层的一厢情愿 国泰君安何以让市场不安? 神车炒作比创业板更加无理性 5-30到5-28 市场需反思什么 创业板何以成了打不死的小强 别做为投资基金接盘的傻瓜 控制创业板仓位是目前防范风险所必需 不应把印花税作为调控股市的工具 暴风科技是“疯牛市”结出的果实 房产新政对股市刺激作用有限 股市站上万点之后怎么办? 资金进股市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不宜高估 不能因为行情转暖而缓推T+0 如何让投资者不必担心新股扩容过快 羊年做一只能战胜灰太狼的喜羊羊 再融资审批权可以下放但不宜取消 外国投行唱空是给股市敲警钟 高送转既要每单必查更要严格规范 别给市场“过分解读”的机会 不要意淫保险资金加速进场 1.19暴跌标志疯牛死慢牛生 炒蓝筹股别变成了炒“烂筹股” 2014年之A股市场:博傻走一回 打击操纵股价的重拳别落在投资者身上 个人投资者“胆小”一些好 A股牛市路上的五只拦路虎 A股成世界第二大股市没啥了不起 注册制加速新股发行是必然 沪港通遇冷给牛市论泼了一盆冷水 沪港通的意义比“造牛”更重要 蓝筹股T+0试点并无实际意义 獐子岛黑天鹅事件曝水产养殖业软肋 沪港通延缓利于保护内地投资者 创业板制度突破不宜操之过急 股市不是广场,中国大妈“舞”不起来 部分险资获利离场为投资者敲警钟 炒自己的股 让券商们打架去 A股当坦然面对阿里海外上市 中国股市需要健康牛市 意料之中的下跌是一场人祸 蓝筹股需要去伪存真 牛市不可靠 权且当反弹对待 混合制改革助推银行股收复净资产失地 新股没有最差只有更差 飞天诚信过了一把“第一高价股”的瘾 基金公司何以成了“老鼠窝” 589家公司中止审查不改IPO节奏 机构建言修改网下打新规则不靠谱 低市盈率发股是向投资者的让利 IPO平稳着陆得益于限量发行 对“老鼠仓”不能股权激励 让现行的退市制度率先退市 给肖钢的100家发行计划点一个赞 农行优先股方案存在三大不足 “IPO恐惧症”是一种必然现象 优先股不应成为圈钱的工具 轰炸式的IPO预披露让股市承压 股市别对农商行降准抱有不切实际幻想 沪港通来了 深港通应尽快跟上 抢400点反弹还是撤退当看政策脸色 互联互通不能没有深交所 优先股只是一个再融资的备胎 阿里选择赴美上市是正确决定 A股市场的不振是不正常的 今年将再次打破“逢会必跌”魔咒 别急忙推出第二批新股IPO IPO新政加剧新股暴炒 宁可超募也不要存量发行 新股何以成了崭新的“僵尸股” 今年投资者可慢慢品尝年饭行情 最严限炒令抓住了炒新的牛鼻子 “打新新政”有利于深市股票 新国九条优化投资回报必须取消红利税 昌九生化的“圣诞礼物”是一杯毒酒 市值申购层层侵蚀中小投资者利益 颜克兵临阵辞职是肖钢清理发审队伍的信号 让“三低”发行人率先发股遏制“三高” 昌九生化应承担融资客爆仓责任 IPO停摆是保荐机构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优先股概念不是天上掉馅饼 上市公司股价越减持越上涨背后是内幕交易 上市公司的屁股能不能摸 自贸区不是国际板推出的借口 IPO改革方案应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 如何让IPO重启变为股市利好 新政或被念错经 慎言新股改 华谊兄弟大非减持一箭四雕 光大事件关键在于赔偿投资者 投资基金是创业板最大的投机炒作者 光大证券乌龙后套利是内幕交易 中国股市每一天都在坑害投资者 证监会若能讨好投资者则是股市福音 保护投资者权益不能留后门 对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说不 创业板再融资应告别圈钱 上市公司高送转疑似黄鼠狼给鸡拜年 股市需要直面国债期货带来的压力 救市是“害了股市”吗 汇金增持≠政策救市 新一轮新股发行制度改革避重就轻 创业板下跌的命运早就注定 优先股 细节决定成败 皮海洲:基金公司现阶段还不宜上市 重罚保荐机构更要重处造假公司 建立个人境外投资制度助力A股刮骨疗伤 期盼肖钢主席直面股市现实问题 分红越多 越应叫停红利税征收 基金公司推股权激励应先打破管理费铁饭碗 任何股市都恐惧“中国式IPO” 上交所鼓励上市公司回购是拿股民利益做人情 皮海洲:IPO重启不宜太急 肖钢如何超越郭树清 对T+0不能一厢情愿只做好梦 境内港澳台居民可炒A股意义有限 让保荐问题公司造假上市的平安证券们“退市” 东电“B转A”可以做得更好一些 A股还是圈钱市 蓝筹经不起考验 1月“吓退”15家企业 IPO打假任重道远 回避IPO的牛市不是真牛市 平衡股市投融资的关键是强化投资功能 不能让高送转成为“长眼睛的炮弹” 再融资“绿色通道”让大股东受益小股东买单 寄语2013年:股市健康发展比牛市更重要 诚信问题妨碍国内公司境外IPO IPO改革不应限制新股发行规模 IPO在审公司业绩变脸也应追责 大股东增持不应成为再融资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