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和林

盘和林

知名青年经济学者,著名财经评论员

盘和林:财政政策是否真的积极 盘和林:房地产市场依然钱多人傻速来? 盘和林:进一步扩大进口到底影响几何 盘和林:未来房价仍有较大上涨压力 盘和林:应进一步提高个税起征点 降低民众税负水平 油价迎今年最大上调 中国的油价到底贵不贵? 盘和林:一二手房价倒挂严重 二手房应是调控重点 外资猛增并非抄底A股 成洋韭菜也未可知 棚改退出未必需要一刀切 区块链项目缘何骗局频出? 盘和林:上市公司手握近万亿房产 炒房或造成主业竞争力下降 盘和林:华为上演“逃离硅谷”符合产业发展规律 盘和林:从管住到管好 货币政策转向“松紧适度” 盘和林:摇号购房政策效果为何不理想? 盘和林:谁能保驾护航新租赁经济? 盘和林:通用百年成分股历史缘何终结? 盘和林:19国集体减持美债 各方影响几何? 盘和林:美团点评赴港IPO,如何评判互联网公司投资价值? 盘和林:小米估值“提价后再打折”? 盘和林:债务违险或呈上升趋势但可防可控 盘和林:新兴经济体如何打好货币保卫战? 盘和林:31省份公布财政收入 各省财力强弱折射地方产业差异 盘和林:万人抢房一再上演 并非购房者非理性 盘和林:商业保理划归银保监会 准金融活动监管升级 盘和林:财政收入创历史新高 说明减税空间仍大 盘和林:房地产企业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 盘和林:金融业对外开放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需要 盘和林:比特币大涨36% 居民海外资产配置不必妖魔化加密货币 盘和林:养老金上调开始落地 向高龄退休人员倾斜恰恰体现公平 盘和林:企业是应对贸易战最一线“士兵”,须让我国企业轻装前行 盘和林:央行降准利好股市债市 须对房价上涨保持谨慎乐观 盘和林:央行降准释放两大信号,有助缓解市场焦虑 盘和林:为何马云说贸易逆差不伤害美国经济 盘和林:华生刘姝威怒怼宝能,独董缘何一地鸡毛? 盘和林:国务院宣布减税4000亿 小微企业减税幅度远超预期 盘和林:提高个税起征点是务实惠民之举 区域产业结构“新旧转换”须突出技术导向 盘和林:省委书记反弹琵琶说经济差距 “报忧”也是一种生产力 金融服务乡村振兴 须补金融科技短板 地产进入“金融化”下半场 盘和林:11名“金融副省长”,使命不只是防控金融风险 盘和林:李彦宏熊晓鸽拟进董事会 联通“明星董事”值得期待 盘和林:如何避免“百万美元贫穷陷阱” 盘和林:毛振华“雪地陈情” 营商环境要解决好企业家痛点 盘和林:科技金融时代 上海会沦为“环杭州城市”吗? 地方债问责前任官员 有助于矫正官员“理性”选择 特朗普签署减税法案后 税负终将由“最不灵活”的税基承担 跨国企业应成为践行全球化新理念的先行者 整顿现金贷:互联网金融须避免“亡羊补牢”式监管 盘和林:小蓝单车倒下 平台经济“押金”不是小问题 盘和林:国家发改委调查网约车细则须合法性评估 盘和林:信用经济与分享经济具有天然匹配性 盘和林:现金贷成陷阱贷 须强化“机构健全性”监管 盘和林:赛龙罗生门 对企业家须避免刑法优先误区 盘和林:“新矛盾”代表现代经济发展的总方向 盘和林:操纵市场价格更须关注“默契合谋” 盘和林:保护“剁手党”利益成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核心 盘和林:企业家该如何迎接“春天”? 盘和林:网约车管理亟需进入“纠偏”模式 盘和林:趣店的吸金大法面临较大的政策管制风险 雷曼倒下九年 金融监管放松不应是特朗普的“生意” 盘和林:中国银行们的最赚钱能力须吸取日本教训 盘和林:首付贷的七寸在哪里? 盘和林:ICO伪金融创新行为必须予以遏制 盘和林:从林毅夫药方看区域经济的比较优势在哪里? 林毅夫"药方"能否振兴吉林经济? 为什么不能为最赚钱的中国金融业高兴? 联通混改方案落地 “同股同权”值得期待 盘和林:投资者切莫盲目迷信“亿元注册资本” 盘和林:私募告别野蛮生长须健康资本市场 盘和林:租购同权或推高学位房租售价格 盘和林:贾跃亭究竟是庞氏骗局还是盲目投资? 盘和林:房贷“零首付"为何再现 盘和林:富士康美国建厂背后 包容性增长让更多底层人分享“新技术”的美好 盘和林:住房公积金调整须遵循劣势者利益最大化 盘和林:校园贷要尽快确立监护人制度 发展绿色金融须将绿色价值价格化产品化 提高房贷利率需防银行“唯利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