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开伟

莫开伟

知名财经评论人、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进入无现金社会还有遥远的路 莫开伟:银监会五禁药方可有效化解债转股危机 莫开伟:对百万亿资管业务监管应有新思路 “购酒+存款+贴息”其实就是个伪命题 莫开伟: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都有哪些亮点? 莫开伟:揭开存款失踪案真相离不开公正司法环境 莫开伟:银行不该成每起存款失踪案的冤大头 莫开伟:银监会监管再戳银行要害 莫开伟:智能投顾是中小银行生死劫? 民营个人征信牌照缘何遭遇难产? 推进普惠金融服务需确保四个到位 银行网点还需再增设和扩张吗? 应收账款融资专项行动能否解决企业融资难题 商业银行金融监管数据企稳好转释放何种信号? “一带一路”峰会将为亚投行注入新动能 互联网金融支付应把安全放在首位 险资进入实体经济才不会走火入魔 勿让裸贷毁了在校大学生 银监会再开猛药医治银行疑难杂症 网联将是匹极具杀伤力“黑马” 如何铲除高利贷这颗毒瘤 过度金融化将助长经济畸形化 金融打假不能坐而论道 社会资金缘何大规模流向资产泡沫领域 郭树清首秀向社会释放五个信号 资管监管新规将带来什么影响? 地下钱庄何以死灰复燃? 莫开伟:银行资金空转现象该认真治理了 商业银行缘何大规模放贷? 银行员工待遇下降不全是坏事 莫开伟:直销银行六大问题悬而未解 比特币给监管当局出了个大难题 央行为何对人民币汇率不淡定? 企业家失信行为酝酿债权违约堰塞湖 企业家尤需超前创新意识 不能让“萝卜章”事件在金融业重复上演 辩证地看待制造业生存环境 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不能再拖延了 中国企业外迁该怎么办? 谨防美联储加息对中国的冲击 钢铁去产能不能只拿民企开刀 节能审查办法应防高耗能项目复活 全社会当向“裸贷”这颗金融毒瘤开刀 人民币汇率走势存较多变量 银行开户新规 消费者该注意什么? 从李铁谈北京房价中听懂了什么 淘汰僵尸企业应破除三种瓶颈 人民币数字化将是必然趋势 债务风险处置预案可防地方政府债务 人民币贬值对上市公司喜忧参半 AMC再扩编“地方军”有何深意? 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化是好现象 对当前银行不利经营局势不必忧虑 应重点关注PMI回升背后的问题 用好减税降费力器须处理好三大关系 柳州银行贷款被骗案再次拷问了什么? 激活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市场须新招 信贷资金“入实”不能三心二意 我国税收中长期将呈稳中趋缓态势 标普对中国信贷状况恶化预测敲响了警钟 打击资金违规进入楼市不能只挂在嘴上 银行不应对债转股产生担忧心理 央行行长两谈控制信贷增长乃务实之言 楼市调控应跳出周期性怪圈 土地财政不变 楼市虚火难除 债转股并非违约企业救命稻草 国企脱困不能全指望银行 房企发债实行分类监管可遏制更多地王诞生 中企海外并购不能做“送出去”的活雷锋 楼市去虚火需要来一次釜底抽薪 楼市去虚火需要来一次釜底抽薪 银行房贷不能再为楼市添虚火 哲学辩证思维观是去杠杆行动准绳 适当性管理办法展现资本市场人性化机能 银行卡将步入安全运行周期 区域存款总量与占比变化释放四种信号 eWTP必将成撬动世界经济新杠杆 债市跨市执法拉开金融监管新序幕 分享经济将逐渐成世界经济新力军 银行停止对地王放贷是明智之举 跨境人民币贷款利小企业走出去 下半年全球经济通胀预期升温应无悬念 80%利润流向金融业是种经济病态 人民币汇率后期贬值走势或将放缓 万科华润与其搞股权之争还不如共谋发展大计 A股再次冲关MSCI失败并非坏事 养老金融产品创新不能耍花架子 允许金融机构有序破产符合客观经济规律 银行反映不良贷款不能打马虎眼 中国金融市场重演钱荒可能性不大 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不能退化 人民币汇率波动剧烈需切实应对之策 银行支持房企拿地仍须防范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