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龙

黄志龙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

中国央行会在2018年加息吗? 房产税立法程序或将进入快车道 特朗普税改对中国经济喜忧参半 政策偏紧的趋势将在2018年延续 报告:北上浙苏居民消费升级全国领先 美国次贷危机即将重演? 中国数字经济为何独领风骚? 限产停产因素造成经济回落 房地产税落地面临五大难题 经济合作仍是中美关系“压舱石” 特朗普为何选择了鲍威尔执掌美联储 欧洲削减QE规模难达市场预期 房贷利率最多涨到多少? 哪些领域可能面临明斯基时刻 十九大报告经济领域的八大亮点 耶伦连任的可能性有多大? “铁娘子”默克尔的喜与忧 国庆去哪些国家旅游最划算 新一轮猪周期或将再度到来 风华一代费希尔谢幕,美联储何去何从 金砖国家深化合作着力点在哪? 本轮债转股的前景并不乐观 京沪“租售并举”能降房租吗? 货币政策显著放松可能性较低 租售同权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高地价可能使去库存目标再度落空 下半年楼市放松调控可能性不大 未来中国可能开启双峰监管模式 M2创新低是房价下降的信号 别贸然进入三四线城市炒房 海外正疯狂加持人民币资产 房贷利率上涨才刚刚起步 房地产投资为何逆势上涨 中国央行加息缩表可能性较低 人民币再现名稳实贬的走势 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已经出现抬升 “一带一路”引领人民币国际化新时代 房租回落或成压垮一线城市房价泡沫的最后一根稻草 出口或将成为中国经济的意外惊喜 税改对美国意味着什么? 中国央行缩表行动正在悄悄进行 经济“假复苏”的风险不容忽视 北京房价的历史大顶或已形成 三四线城市能重演涨价去库存吗? 为啥中国人都不爱租房住?子女教育是重要因素 “商住房”还能起死回生吗? 中国或与全球同步收紧货币政策 外汇储备下降趋势不可避免 中国会紧随美联储持续加息吗? 应构建金融监管的长效机制 中国经济正处于景气回升阶段 但回落风险不低 央行“两会”记者会的话外之音 央行“两会”记者会的话外之音 特朗普有哪些干预美元汇率的方式? 决策者对经济增长前景较乐观 需警惕出口和房企投资再度回落 房地产税付诸实施还需要耐心等待 美元是升还是贬?特朗普也在犯难 央行加息的路径可能更加隐蔽 1月份社融数据为何再创新高? 春节因素不足以解释物价快速攀升 特朗普最头疼的五件事 特朗普货币战的终极目标会是谁 高房价泡沫不破,物价上涨不止 高溢价争抢地王的现象将难以重现 达沃斯能否打破世界经济魔咒 房地产长效机制五大支柱猜想 资金荒和资产荒或将同时来临 中美贸易战可能会这么打 国企是企业去杠杆的主要战场 明年准备买房的需要看看这个 中国如何应对特朗普投资争夺战 财税体制改革路线预示房产税短期不会出台 2017年防控金融风险任务突出 特朗普或将引领全球新一轮减税潮 低利率时代的拐点或将来临 意大利宪法公投的经济根源是什么? 上海房地产调控为何层层加码? 房地产回落或造成经济轻度“滞胀” 此轮贬值有些不同!三张图看清 调控政策加码能降房价吗? PPP能否取代房地产成为中国经济的顶梁柱? 特朗普时代人民币会一贬到底吗 特朗普能否创造又一个“里根时代” 我国通货紧缩风险基本解除 决策部门为何如此偏爱PPP? 日韩居民如何应对汇率激烈波动 东北地区已陷入“资源诅咒” 防泡沫和去库存只能二选一? 普通投资者无需大规模购进美元 还不起房贷你将面临什么? 为什么去库存政策收效甚微? 房地产已成社会资金的“黑洞” M2真的是房价上涨的源头吗? 泡沫破灭后购房者将会有多惨 建议买二线城市核心区域的房产 提高政府债务水平能稳经济信心 一线城市楼市投资价值已经不大 为何银行定存利率会出现倒挂 中钢债转股拉开序幕意味着什么? 境外机构为何追捧人民币资产 怎么能让国有企业更赚钱? 中国正成为全球绿色金融领导者 东北特钢还没走到最坏的一步 如何防范中国式流动性陷阱 为什么老百姓不敢超前消费? 中国经济失速的风险不大 谁会是英国退欧后下一只黑天鹅 谨防洪灾加剧下半年通胀压力 人民币具备成为全球避险货币的潜质 立即与英国进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投资蛋糕的“国进民退”问题进一步恶化 揭秘中国高铁出海难原因:日本从中搅局 央企为何频频争抢“地王”? 不应对人民币汇率稳定过度悲观 房地产泡沫为何没有击垮日本 当务之急是把二线城市房价稳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