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www.guancha.cn)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不能打也不能被打,严师有没办法出高徒? 抗震救灾,中日有何差别? 比诈骗犯更让人心痛的,是台湾青年 上了清华北大,就非得迈过中产阶级? 2020年,洪秀柱能带领国民党获胜吗? 俄罗斯的民族性特别偏好独裁吗? IS在消除欧洲“灰色区域”? 中国有5亿人已经跨过“中等收入陷阱” 中冈复交,马英九只是“有点影响心情”? 当选缅甸新总统的为什么是丁觉? 房价涨了,土地增值收益如何分配 为什么要叫停“首付贷”? 大学性骚扰横幅三丈,非一日之寒 中国外交不能简单用强弱来界定 国产片票房首超北美市场,好莱坞急了? 陆克文:中国体制的灵活性令人羡慕 跑路概率高,E租宝之后P2P还有戏吗? 昂山素季的艰难选择:女皇?太后? 甘肃庆阳的彩礼真的贵上天了? 警惕!越南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小动作 国足真苦,国脚真穷,中国足球真可乐 国民党近百年的痼疾能改掉吗? 当心!励志图片背后的政治阴谋 除了“民科”,还有“民社科” 香港经济真的陷入衰退了吗? 拥核的朝鲜才不会是中国“盟友” 中国赴美留学生皈依基督教,需要担心吗? 中国人去日本爆买,受益者到底是谁 为何西方看中国与俄罗斯如此迥异? 有人辛苦一年,回家过年却输个精光 在河北农村,这张年画今年最畅销 每次调控后房价不降反升,这回呢? 别担心,中国仍是世界增长引擎 e租宝之问:什么是丁宁们挥霍无度的理由 智库数量世界第二,能赢回话语权吗? 俄罗斯经济低迷政局不稳,怪列宁? 人民币真能成为国际硬通货吗? 为什么说“一带一路”是中国经济最大的事 习大大去过后,能否改善伊朗的中国印象 美国的老朋友沙特为何靠拢中国? 蔡英文“新政府”做什么最安全? 美国,如果路怒时手边有枪…… 中东辣么乱,习总去干嘛? 科隆事件与欧洲移民政策走向 整合城乡居民医保,会不会陷入陷阱? 台湾“大选”中有群忧郁的深蓝选民 《我的奋斗》再版,纳粹会复生吗? 证监会与中国足协,几多相似几多愁? 投资人抱怨股市制度看不出有什么意义 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有生死攸关的深远意义 为什么中餐馆在西方地位不高? 香港媒体造谣,北京咋办? 2016年中国股市十大预言 为什么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只向韩国道歉? 韩国的最新口号是首尔愚蠢 不死的老流氓都与自己的前列腺达成了谅解 蔡英文能否走完两岸统一最后一里 虎跳峡上的思考——如何跨越中国生态难题 柬埔寨对“一带一路”的十大担心 你怕的不是二胎,是中产梦破灭 这次发改委没降油价,我带头鼓掌 留学美国是否改变了他们的中国心? 美国为什么不可能打败IS? 顶层设计已有,一线改革者该动起来 互联网金融创新,竟靠老头老太供养? 法大教授看邓亚萍受聘教授风波 面对沉默的穆斯林,美国再没人提政治正确 这次美国枪击案现场离我家很近 西方民主有助于两岸统一吗? IS就是企鹅豆豆,没人想真打死它 西方在气候大会上刁难中国,该怎么办 看看美俄,中国军改要躲过那些坑? 美国应该为“圣战主义”负责吗? 俄土战争会再次爆发吗? 7万人上街反朴槿惠,韩国怎么了? IS的阴险策略,中国岂能上当? 我父亲是恐怖分子,但我选择了和平 我佩服这些内地生用国歌回应嘘声 十三五要实现年均增长6.5%必须加大投资 国足踢不赢香港,索性输给香港 “伊斯兰国”是世界面临最直接挑战之一 巴黎恐袭,西方的失败还是恐怖主义的成功 巴黎暴恐,这是真正的黑色星期五 民主偶像昂山素季垂帘,能治理好国家吗 理论界可能过于黑化了地方问题 习大大访越,能“一笑泯恩仇”吗? 习大大见马英九,拉台湾经济一把? 离大选只剩两年,奥朗德访华期待什么? 中法“特殊”关系:想说爱你不容易 默克尔来访:寻求经济与价值观新平衡 布莱尔道歉前,英美早已同床异梦 习大大在曼城给中国足球一剂强心针 欧亚大陆三大危机与一带一路 怎样让中英从此幸福地在一起? 换柱之后,国民党打算如何布局? 中国的四次否决票,也许救了叙利亚 中国人何时能拿诺贝尔经济学奖? 流量不清零了,为何用户还是不爽 联合国提升中国会费,究竟有没道理? 徐峥的“囧”字招牌为何越做越大 TPP能多大程度上遏制中国经济? 无论美国是否接受,中美关系要走向更成熟 换洪秀柱,国民党要自己敲响百年丧钟? “一带一路”怎么翻译?这可不是小问题 一个大学生的暑期蒙古国考察游记 中俄关系“官方热,民间冷”? 安保法后再推三支箭,安倍在演什么戏? 躺着选也可当选?蔡英文别得意得太早 “习奥会”能让两国经济搭个便车吗 处理中美分歧不能被问题牵着鼻子走 安倍立新安保法,要打什么仗? 澳大利亚新总理真会“亲华”吗? 只要加强党的领导,国企改革出不了大乱子 反对党,新加坡人不希望用上的“备胎” 没有李光耀,新加坡有理由自信吗? 释延鲁举报释永信比电视剧还精彩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靠买买买扭转? 中国经济未来发展优势还在吗? 洪秀柱民调滑落,接下来选战怎么打? 外国人应该如何看待中国9·3大阅兵 赖斯到京,来铺路还是挖坑? 崔龙海来华阅兵,朝鲜出的什么牌? 双降是为了救市?别想多了! 白种人黄种人都应起立为苏炳添鼓掌 抗战纪念日,美国应该怎么做? 中国电影院沦为色情场所的真正信号 安倍去还是不去北京?这是个问题 足球改革,搬开石头还要当心坑 香港这个“自由经济堡垒”撑不住了? 安倍谈话之后,他还有牌可打吗? 中日历史问题博弈将长期化 让中国消防员职业化可能会帮倒忙 凉山彝族乡村陷入发展困境的真正原因 性暴力为何没有写入最新反家暴法? 余亮:校园民主的厕所问题 英国留给殖民地的,不止是民主 习近平访问印度 将访莫迪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