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希淼

董希淼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近著《有趣的金融》。

我国智能金融的春天或将到来 孙宏斌最担心的这个问题怎么破 高大上的金融工作会议,跟老百姓有什么关系 董希淼:未来金融工作的三大任务 董希淼:治理“校园贷”需要多方聚力 董希淼:乐视败在了哪里? 金融科技下一个风口是什么? 余额宝规模破万亿,风险如何管控? 董希淼:网络巨头与商业银行能携手走多远 董希淼:A股入摩利好大盘蓝筹股 董希淼:互联网巨头牵手银行会幸福吗 董希淼:5月M2增速为何显著放缓? 董希淼: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上升未来仍将持续 董希淼:股市下跌的锅到底该由谁来背 董希淼:总理口中的世界性难题怎么解 董希淼:一带一路需发挥金融引领作用 董希淼:向上市银行问四个为什么 董希淼:金融机构进雄安要防止一哄而上 董希淼:不能完全否定借贷平台进校园 一季度金融数据透露出三大喜讯 中国银行业案例为何能进入哈佛商学院? 治理互联网金融乱象应形成监管闭环 上市银行利润低增长可能不是坏事 中国银行业会不会迎来大规模的“裁员潮”? 结构性银行理财产品预期收益靠谱吗? 董希淼:房贷政策调整有必要 但不能误伤无辜 美联储加息节奏加快,中国利率有进一步提高可能 从“资金中介”向“服务中介”转型,提升银行服务 从总理讲话看2017年金融工作重点 探寻我国上市银行年报背后的秘密 在服务实体经济中防控金融风险 P2P网贷平台还会不会卷款跑路 中国的“股市黑嘴”为啥特别多 既不降准又未加息,央妈在玩什么套路 支付宝的“敬业福”隐藏了多少真相 临时流动性便利与降准有本质不同 银行既要防“野蛮人”又不能当“提款机” 从备付金集中存管看央妈的刚与柔 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又开新路? 金融机构办大学靠谱吗? P2P网贷资金存管的困局如何破 “数钱数到辣眼睛”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银行业应如何加强信息安全保护 银行会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消失吗 该如何抑制资产泡沫 限购之后房贷还会不会快速增长 不应长期抑制楼市投资需求 入篮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新里程碑 商业银行应如何发展普惠金融 支付宝和马云都不是活雷锋 网络借贷该不该限额 防止有人在金融领域吹“黑哨” 马云口中的大数据风控灵不灵 希望姜建清不是最后一个银行家 银行理财资金能不能进股市? 宇宙行推二维码支付意味着什么 深扒百度金融的王牌高管团队 银行员工被打的是屁股还是脸? 为什么是“张旭阳+百度”? A股练好内功比入MSCI更重要 营改增后银行业税负降了吗 银行如何面对员工离职潮 银行员工是如何成为"股东"的 权威人士发声后货币政策怎么办 互联网金融要“整”更要“治” 投贷联动试点银行应稳中求进 买了房子后你是房东还是租客 上市银行如何发展普惠金融 这次国债为什么比火车票还难买 银行股的投资价值开始显现 刷卡手续费下调将促进消费 警惕伪金融创新坑害消费者 银监会主席如何给2016年定基调 唱空中国经济错在哪里 政府工作报告如何推进金融改革 央行为何选择在此时降准? Apple Pay冲击金融安全?你想多了! 信用卡滞纳金是不是魔鬼 “泛亚”最响亮的耳光打了谁 票据风波后银行怎么让老百姓放心 2016年将成互联网金融规范发展年 亚投行开业最高兴的是谁? 谁将是互联网金融的主力军? 一文读懂央行网络支付新规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释放了哪些信号 加息不会冲击新兴经济体 防范下一个e租宝:五大招拯救P2P 若你非要杀入P2P:请练就慧眼捂紧钱袋 人民币“入篮”意味着什么 中型商业银行路在何方 百信银行到底是什么鬼 招商银行是如何逆袭大行的? 2015年最罕见的理财骗局TOP3 人民币国际化与你有啥关系 利率管制放开逃不了央妈怀抱 赵薇都被坑了你还敢刷脸吗? 李克强又对互联网金融说了啥 美联储加息有那么可怕吗? IPO重启谣言为何重创股市 一文读懂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 美国为啥要做“加息婊” 李克强为啥强调金融改革要循序渐进 上市银行盈利能力下降了吗 商业银行现“降薪潮”?纯属子虚乌有! 央妈是金融消费者的亲妈 又一波大额存单来袭说明啥 一文读懂互联网金融指导意见 资产证券化助推轻型银行 银行混改不是春药是中药 政府力推的消费金融公司是什么 信贷资产证券化的五个关键词 “莫须有”的巨额存款失踪该怪谁 降息之后银行该哭还是该笑 非存款类放贷组织都有哪几种 银行服务到底该怎么收费 对存款保险制度的四个问号 买股票看市盈率还是市胆率 下次你还任性围堵银行吗 银行到底是弱势还是弱智? 周小川没说出口的降息苦衷 银行真是有点弱势 光大银行为啥任性下调利率 打老虎不会打垮商业银行 从假降息到真降准的逻辑 巨额存款离奇失踪究竟几个意思 谁该为理财产品违约买单? 网贷暗示提供刚性兑付 去担保之后怎么办? 温州炒房团今何在 成品油消费税为啥任性涨涨涨 银行理财资金没那么任性 存款保险为啥千呼万唤才出来 比降息更重要的是利率市场化 武汉民生破产这谣言怎么来的 央妈为何端上“麻辣粉”(MLF) 当银联不再是独生子 社区金融哪家银行能力强? 地方政府切勿染指房贷政策 谁将可能控制民营银行 总理为何未提利率市场化 恒丰银行刚性兑付背后的秘密:银行成股东好基友 对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的几种误解 为部分保险公司网店被关停而点赞 从民生银行8000万存款“失踪”说起 央视直接定性中行洗黑钱惊呆小伙伴 3.0时代银行业该如何应对竞争 银行拉业务靠跳广场舞有用吗 央行定向降准的两个意外 大数据偷了你隐私你知道吗 要适应房贷利率走高的新常态 谁来揭穿火锅店理财陷阱 房价再降一些又如何 股市不是自动取款机 工行该不该挣三千亿 瑞银账户公开富豪榜都得变 谁可以决定第三方支付的未来 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态度很明显 互联网保险到了自省自重的时候 开发性金融也可普惠民生 支付宝和银行谁是垄断者 汽车限牌莫与人民捉迷藏 第三方支付无需装可怜 关于钱荒周小川没有给出的答案 民营银行不是想开你就开 余额宝没那么卑鄙也没那么伟大 银行存款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