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龙

陈志龙

南京大学长江三角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财经作家。微信公众号njchenzhilong

银行已成超级大地主 去杠杆必须提速 三次著名金融泡沫事件的本质都是“钓愚” 索罗斯给中国的忠告绝不能忘! 为什么要坚定稳汇率?稳不住可能会坐七望八 中国房地产市场需要“坏故事”的警醒 改革就得“撸起袖子干”! 美联储的肥皂水也终有吹完的时候 当前要高度重视短期金融风险 任正非的警告与20年前的那场危机 人民币国际化不能“霸王硬上弓” 一筐筐假“萝卜章”盖出房地产虚幻的流金岁月 为什么勤劳致富变得越来越难? 关于房地产,那些并未远去的教训 中国房地产摔不起大跟头 房地产迷幻了一代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未来还能靠谁 中国资产价格的新哥德巴赫猜想 房价上涨与这些人脱不了干系 谁能当好房地产市场的驯兽师 G20是中国学习借鉴的宝贵机会 他们为何对房地产泡沫视而不见 金融体系已成为最大土地储备者 专车改革不听总理话,咋整? 负责任的政府不会放纵泡沫沸腾 摊大饼式的造城运动该停停了 房地产泡沫带来的财富终究是幻影 别绑架政府让国家为市场背书 呼唤一个民族深刻的理性觉醒 P2P奇葩跑路公告嘲弄了谁? 9000亿减税传递的中国之声 e租宝们空手套白狼的游戏还能玩多久 压亿吨钢启动对傻大笨粗型“僵尸企业”的出清计划 公共事业应成供给侧改革突破口 要用良心、责任和谦卑之心守护市场 谁吹捧出中国楼市的假高潮? 扒一扒给骗子站台的经济学家 毫无监管的金融创新不要也罢 人民币国际化水到渠成急不得 新一轮不良资产大潮惊涛拍岸 何时中国人赚钱能不急功近利 是时候整饬卓达这类灰色金融了 P2P已成危及金融安全的地雷阵 别相信画大饼忽悠公众的人 改革决心有多大?看看专车就知道了 警惕债券市场高杠杆操作风险 TPP孤立中国是没有主心骨的 泛亚事件与政府的放纵分不开 美国救市经验给我们哪些启示 流动性是企业的命 西方式民主会延误救市时机 危机时刻应实施市场熔断机制 改革是寻求利益的最大公约数 别让谣言摧毁了救市成果 “东方鹿特丹”连云港的迷人魅力 注入流动性就是注入信心 化解危机需要明确的国家意志 应立即启动国家安全层面股灾应对机制 股灾中笑里藏刀的国际投行 股市千点巨震呼唤市场理性 教育医疗养老是中国经济最大的痛点 别指望MSCI牵出最后一头疯牛 那些我们看不到的钱都去哪了 资本市场复苏背后的金融智慧 南方大数据100指数上演的“速度与激情” 警惕“疯牛”“水牛”并发症 投资不要追风口上的猪 与民争利发展模式已走到尽头 所有的疯牛都是自己养成的 靠大数据炒股的时代来了! 珍惜这一轮咆哮的牛市 B股才是你身边最后一块价值洼地 内地投资者怎么从港股赚一笔? 一位基金经理眼中的“一带一路” 别戴“世界最大经济体”的高帽子 是时候摆脱中国制造浮噪症了 银行是弱势群体?全国人民笑了 不能把财政资金当“唐僧肉” 史玉柱“大嘴巴”喊话给谁听 中国经济冷热不均容易发烧 西铁城撤离是个标志性事件 “走出去”不能靠买奢华酒店 央行此次降准是中国版QE吗? 人民币再不贬值吃亏的是自己 国家繁荣源于对创新的价值认同 天天“抓飞猪”易酿疯牛悲剧 不动产登记将引发楼市持续抛售潮 经济下行时更要关注民生 大国经济更需要成熟的投资者 不良率攀升促地方版“坏账银行”入场 存款保险打破国家信用背书 不宜过度解读央行降息 沪港通不要指望“谁是谁的解放军” 资本市场不能成为人性堕落的大阴沟 不要妄想愚弄投资者和监管者 楼市需要告别全民普遍的自利情结 呼唤中国的法制市场经济 中国还没做好全球老大的准备 黄金周那些不再流金淌银的买卖 救楼市目的应是让市场软着陆 楼市的抱薪救火与釜底抽薪 不良贷款将是银行业的宿命? 中国将靠改革来激发市场活力 百姓需要没有腐败的中秋节 百个P2P跑路拉响的风险警报 反垄断调查应保护竞争机制 小平与江苏的三次不解之缘 警惕卧榻之侧的通胀之虎 还记得曾经被美国摆一道的日本? 牛市的各种条件已经具备 开放限购是房产税的冲锋号 “若干个迪拜加在一起”是十分危险的 国人每天都在和资产泡沫作斗争 CPI像一张健康状况异常的心电图 别让社保基金在银行睡大觉、养闲人 萧县命案再警示地方债务系统 为何大佬们担忧中国楼市泡沫 标普的警示:高负债房企站在了峭壁边缘 央行需防“定向降准”泛滥 地方债根植于“土地拜物教” 房地产悬疑剧的主角历史性地轮到中国 十年调控为何房价越调越涨 被楼市绑架的国人需风险教育 从“送粽子”看存款“坐滑梯” 金融业吹大的肚皮要憋下去 读懂“新常态”,慎做楼市的“救火队长” 市场信号印证楼市崩盘危在旦夕 垄断行业福利是多数人刚性支付的成本 给人民实在的利益比全球第一更重要 开发商生死时速大打“跑得快” 对中国经济减速不要大惊小怪 房地产黑天鹅一再出现的启示 防止房地产市场癌变冲击经济金融体系 房地产已处在敏感的十字路口 再漂亮的海景房也阻止不了泡沫破灭 慎对房地产市场的“中国好声音” 警惕房地产离场的“恐怖性踩踏事件” 优先股,吹皱股市一池春水 央后和银行妃子们要呵护创新型“宝宝” 地方债“如鸦片般上瘾” 中国股市期待深刻的制度变革 用底线公平来统筹社保广覆盖 穷人存钱是余额宝的民意基础 牢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我们听到了房地产冰山碎裂的咔嚓声 招工难象征劳动力走向短缺 银行高管皱眉头:存款拦腰砍 都被余额宝们抢走了 钢贸黑金的魔咒:银行和政府为何勇跳钢贸火坑 事业单位是农村养老66倍 农户称少到就像多养只鹅 货币存量百万亿为何还钱荒? 信托经理一年开发上百亿产品 年薪远超保荐人 小心闲不住的手变成咸猪手 茅台专卖店老板吐苦水:老顾客见我如见鬼 股市不是姿意生长野生杂草的花园 税务官员称经济困难也要有杜甫情怀 地方平台贷管理混乱:绿化带医院都成抵押物 银行行长为完成指标拼了老命 老太变老赖背后的社保制度困境 警惕高杠杆率背后的叠加风险 防止中国版底特律大面积出现 鬼城鬼屋大面积出现预警中国楼市 穿透唯GDP的雾霾 地产商如何逃避土地增值税清算 土地制度变革激活农村巨大潜力 从郁金香神话到疯狂比特币 两个近乎黑色幽默的保险故事 住建部要向教育部学什么? 砍权是政府自我革命的前奏 楼市限购滋生巨大灰色产业链:一条龙全搞定 经济学诺奖对中国的启示:守望理性繁荣 “载着国旗飞行”的国航不要辜负国旗 自贸区开启中外资公平竞争时代 说减税不能让企业空欢喜 虫草销售:反腐光管月饼不够 重油重糖领导不爱 以房养老为何在中国难推行? 你听你听,中小微企业有多难有多苦 大黄鸭,童年回忆抚慰现代人心灵 中国式地方政府的土地“一鱼多吃” 从陈同海到蒋洁敏的同一种宿命 收入分配和社会保障事关改革成败 中国金融进入风险多发时代 保险女老板潜逃暴露监管不作为 光大乌龙事件揭示内外风控体系的虚无 楼顶别墅背后是管理无所作为 保障房大量空置问题出在哪? 是时候对CPI进行修复性矫正了 是捅破泡沫还是让它软着陆 中国靠什么做头号经济大国? 天量高能货币是房价飙升助推器 收入分配体系畸形是中国社会之痛 警惕地方政府债现黑天鹅事件 审计署为何再审地方政府债? 日本房地产泡沫时代的那些荒唐事儿 体恤中小企业主保护就业蓄水池 中国式摩天大楼泡沫的破灭 央行放开贷款利率管制是实质性进步 银行业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地主 资本市场兴衰是重大的民生事业 警惕数据失真式的中国好声音 中国股市一条道走到黑 第二大经济体的优等生为何股市总倒数? 当心从流动性泛滥坠入流动性黑洞 中国房地产市场已经无药可救了吗? 刘志军的玫瑰梦是中国人的噩梦 感谢美国前财长保尔森担忧中国楼市 僵化能源体制憋死中国光伏神兽 保护中小投资者就是保护中国股市 一根针捅破中国房产泡沫 有一天会冒出“棕子税”吗? CPI如果“去猪化” 黄金战背后一个不寒而栗的问题 实体经济产能过剩加剧泡沫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