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广垒

陈广垒

北京金融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经济师

为什么高科技公司钟爱多重类别股权结构? 为什么公允价值产生和发展是法律观念的产物? 为什么公允价值诞生在英美普通法国家?(下) 为什么公允价值诞生在英美普通法国家?(上) 过度全球化对世界贸易和金融产生重大影响 产业基金狂欢中的隐忧 证券公司如何设计有效的组织架构(下) 证券公司如何设计有效的组织架构(上) 公允价值会计能够有效地促进金融监管吗? 公允价值与80年代美国金融危机的关系是什么? 传统还是创新 中小证券公司如何实现快速发展(下) 传统还是创新 中小证券公司如何实现快速发展(中) 传统还是创新 中小证券公司如何实现快速发展(上) “野蛮人”TPG对Avaya的私有化为什么会失败? 规模还是价值?中小寿险公司的发展战略选择困境(下) 规模还是价值?中小寿险公司的发展战略选择困境(上) 从葛底斯堡演讲审视特朗普经济政策及对中国经济影响 从国际保险集团资产配置审视国内险资举牌的合理性 从美国寿险业资产配置审视国内险资举牌行为 保险公司适宜做门口的野蛮人吗? 我们应该为GE油气业务与贝克休斯合并喝彩吗? 特朗普主义对现行全球政治经济格局意味着什么? 企业并购是协同效应还是价值投资? 财务会计机构设置与现代公司组织架构演进 公司组织架构选择:U型、H型还是M型? 产融结合迷思之三:金融控股公司真的那么美好吗? 产融结合迷思之一:通用电气为什么要剥离金融业务 陈广垒:企业为谁的利益而存在? 陈广垒:企业为谁的利益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