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中铭

曹中铭

独立财经撰稿人 在三大证券报等多家媒体发表文章数百篇

诉讼能改变新都酒店退市的命运吗? 贾跃亭履行承诺的可能性不大 伪市值管理:歪嘴和尚念出的歪经 创业板能否实现王者归来? 国家队“买而不举”意欲何为? 联通再融资个案处理 市场公平底线在哪? 三问证监会 对保千里案处罚为何如此轻? 券商研报导致投资者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 上市公司任性停牌岂能没有底线? 股王陨落在A股成为必然? 个股频现闪崩须直面两大问题 警惕上市公司无实控人现象蔓延 券商行业既要“请进来”也要“走出去” 别让“合规性”变成剥夺股东权利的藉口 “国家队”在市场中该扮演什么角色? 拟IPO企业“三类股东”应早日出台规范指引 做好自己 A股无须“奉承”MSCI 减持新规的漏洞应及时堵上 万科股权之争并没有划上句号 IPO不建议停但更不可滥发 目前“行政化”色彩太重 “马后炮”式道歉让市场诚信蒙羞 个股股价两极分化将成市场常态 窝案频出 监管“丧钟”该为谁而鸣? 年报审计结果谁说了算? 证金公司不宜在市场上频繁进出 发审腐败背后的水有多深? 点赞刘士余 只有强化监管才是保护市场保护投资者 400元的茅台是否值得投资? 证监会权力下放交易所是大势所趋 现金分红需要正视的几大问题 雄安概念股:李逵或遇到李鬼 推行注册制须满足哪些条件? 中国神华土豪式分红得罪了谁? 将宝能排除在万科董事会外不太现实 退市标准该如何进行完善? 上市公司离奇闹剧该如何应对? 实现“珍珠论”须从新股IPO和深化改革退市机制着手 再融资新规杜绝上市公司狮子大开口 建议非公开发行设门槛 乐视网高送转或另有“深意” 规范再融资不能只有口头功夫 “创新”式借壳凸显制度与监管之殇 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背后隐藏重重套路 股市不能为了融资而融资 持续调整因不堪重负 不要把板子打在ST慧球投资者身上 券商要把茅台股价吹到多高? 在“妖股”面前基金经理都成了啥? 新股变“妖股”问题出在哪? 险资要找准自身的定位 证监会主席不能只有“愤怒” 深港通将为A股带来什么? 建立在杠杆上的控制权靠谱吗? 对高送转背后的异常现象不可听之任之 对恒大式套路我们该反思什么? 恒大人寿割韭菜监管层应该给个说法 谁才是上市公司的真正主人? 新三板提高准入门槛很有必要 “股神”陨落是无法逃脱的宿命 上市公司食言回购 信用碎了一地 过度防御门口野蛮人易陷入内部人控制误区 国家队维稳不可频繁“高抛低吸” 评IPO扶贫:中小投资者更需要“扶贫” “IPO绿色通道”或造就不公平 并购重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 股市监管切莫“拖泥带水” 万科A退市是个伪命题 华生或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独董不独” 谁动了证监会的“奶酪”? *欣泰股价涉嫌被操纵 监管部门应严查 谨防宝能资管计划被平仓引发的系列风险 欣泰电气退市凸显创业板投资风险 宝能系再举牌到底想干什么? 不可无视利用高送转实施利益输送 允许境外公司发行股票是个馊主意 第一高价股是如何成妖的? 上市公司欺诈发行退市没商量 深港通能为A股带来多大“能量” 预测点位如同算命一样忽悠人 整治A股停牌乱象勿留后门 谁给了退市博元末日狂欢的底气? 股神巴菲特为何恐惧投行 从赌场到寻租场 A股何时才不遭诟病? 财经网红与股市“黑嘴”只有一步之遥 别动不动就高喊牛市来了 A股市场有太多的“阴谋论” 别把外汇局旗下投资平台也臆想为国家队 场外配资来袭股市去杠杆任重道远 组建专门的证券法院非常有必要 不可让股市谣言打败了市场 不要把股市希望寄托在证监会主席一人身上 “最有良心”基金经理被处罚背后的业界良心 警惕员工持股计划成股市又一颗炸弹 如果上市公司能把投资者奉为“上帝” 金亚科技会否成退市新规的试金石 再现暴跌 市场信心是如何被蚕食的? 熔断机制为何在A股水土不服? 万科易主的诸多谜团待解 A股频现暴跌的根源在于定位错误 证券分析师为何沦为了忽悠大师 并购重组不应被上市公司玩弄于股掌 对市场异常交易行为绝不可姑息养奸 监管妖股不妨“以毒攻毒” 警惕高杠杆场外配资死灰复燃 监管层对违规券商须重典惩治 自推自否高送转议案应赔偿投资者损失 并购重组:从资本盛宴到市场毒药 公募基金是否操纵股价? “中国好老板”兜底员工增持的可能性有多大? 重启IPO不可“任性” 让监管风暴来得更猛烈些 央行双降难改股市颓势 不可任由所谓的“财富效应”泛滥 重启IPO不可“任性” 高送转已从馅饼变成了陷阱 不可放纵市场的恶意做多行为 暂停IPO并非市场化的严重倒退 牛市暴涨暴跌需要反思 身处牛市 投资者也需要“休息” 牛市行情面临五大“拦路虎” 牛市更有利于上市公司圈钱 及时严惩违规是对牛市最好的保护 产业资本加速减持不容被漠视 上市公司奇葩更名有操纵市场嫌疑 股市暴跌为投资者上了一堂生动的风险课 大象市值雄霸全球不值得炫耀 牛市让市盈率指标成为“浮云” 博元投资强制退市的三大悬疑 牛市中的神话都终将破灭 *ST二重主动退市何须要约收购 监管层力挺让牛市吃下定心丸 应早日推出“迷你型”沪深300股指期货 有多少企业上市涉及权力寻租 带“病”圈钱涉嫌操纵股价 切断高送转背后的利益链条 两融违规的学费太高代价太大 对两融风险要有清醒的认识 板块轮涨才能造就特大牛市 本轮金融股行情是否被操纵 指数型牛市没有多大意义 散户需谨慎 别成疯牛市的牺牲品 天量与拼命骑马见证股市的疯狂 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已步入误区 沪港通最大意义在于促使A股走向成熟 兰石重装背后的神话与笑话 影视并购露出“庐山真面目” 炒新愈加疯狂 谁将是埋单者 重新上市须有差异化制度安排 维护市场“三公”须从监管者自身做起 圈钱无底线导致上市公司疯狂理财 大小非是A股上涨最大拦路虎 股市盛宴须特别注意的几个节点 股市印花税该完成历史使命了 沪港通的利多与利空 指数不是“吹”起来的 跌停潮来了 新股盛宴落幕还有多远 历时八年结案凸显监管效率低下 打造我们自己的“斧头” 多举措防范利用市值管理牟利 财务造假为何屡禁不绝? 爆炒新股必将付出代价 央企上市公司频现“财富杀手” 新股20倍市盈率发行能保持多久 MSCI指数不是A股“救世主” A股复制美国牛市几无可能 别剥夺了散户对冲风险的权利 IPO还债 股市是谁家“菜园”? 改变股市融资过度的现状 IPO审核重启何太急? 严惩内幕交易 不能一“缓”了之 *ST长油的退市之殇 透视创业板曲线借壳新招儿 对创业板牛市不能再抱有幻想 “最严限炒令”为操纵股价提供了可能 奥赛康是新股圈钱与疯狂套现两不误 市场无法承载IPO重启的猛烈 IPO重启别再重演“狼来了”的故事 借壳新规掐准绩差公司“死穴” IPO改革方案亮点疑问与软肋 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应如何推进? 三中全会为股市带来希望 需五方面深化改革 到底该如何杜绝IPO募投怪象 创业板的泡沫还能吹多大 IPO制度需从五方面进行较大改革 现阶段别奢谈什么牛市 限售股之剑还未落下 国债期货可引入熔断机制避免乌龙重现 光大证券应为乌龙指付出怎样的代价 A股已成为利益集团与权贵资本的游乐场 过半两融客户亏损不正常 A股涨跌并非与IPO重启无关 监管部门要直面市场什么 央企公司变身绞肉机何时休 实施注册制须改革退市制度 新股发行节奏由谁调控 两融“跛脚”格局须早日改变 对业绩变脸新股也应财务核查 基金公司上市尚存“先天不足” 谁蚕食了创业板暴涨盛宴? 券商创新勿陷入舍本逐末的泥潭 基金频曝丑闻为谁敲响警钟 债券交易存在多少黑幕? 平安证券成IPO毒药 如何处罚是试金石 多举措打击造假上市行为 肖主席需要强化与深化四方面关系 证监会应对违法违规行为保持高压 证券法修订需革除违规成本低的制度弊端 华丽家族大股东套现走人敲响警钟 正大集团收购股权对中国平安影响不大 谁说央企不能戴上ST帽子? 曹中铭:空谈误股民实干兴股市 中国平安股权在英国人还是爱国华侨手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