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夫

波波夫

互联网从业者,爱思考,爱码字。个人微信号:popov2

中国离过度消费还非常遥远 用融合取代连接,Facebook能让世界更好吗? 快时代里如何做好慢公司,苹果智能音箱的深谋远虑 亚马逊书店的秘密:数据训练、低成本流量与零售未来 乐视启示录:贾跃亭留给同行的三大教训 iPhone卖不好、生态封闭,苹果的中年危机来了? 豆瓣:看邪典电影如何激活文艺青年的商业价值 当雄安还躺在文件里,顺丰已经改变了这座小城 电视人投身互联网,但潮水的方向改变了吗? 柔软的百度,以及AI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吗? 发展经济,中国不应只有一个湾区 全球化进入下半场,杨元庆说他看到了大机遇 阿里Q3财报提示电商已变天,但许多人还没看懂新零售 电商已变天,但许多人还没看懂新零售 想象一个没有电商的世界 宗庆后为何理解不了马云? 拉黑淘宝美国人就好找工作了吗 放不下的造车执念 格力和乐视谁更有造车的基因 格力和乐视,谁更有造车的基因 有一种幻想叫消灭谣言,那么首富日程表是真的吗? 互联网免费经济过时了吗? Snap这款眼镜真能掀起一场社交革命吗? 地方政府真的不懂分享经济吗? BAT之外,谁有希望成为中国互联网第四极 财报惨淡:联想真的有那么糟吗? 李彦宏的这封内部信合格吗? 谁会买一个最贵的kindle? 在中国,烂公司为何活得更滋润 杀死苹果的其实是乔布斯 逃离北上广是一个伪命题 经济学家为何对雾霾集体失声 被雾霾埋葬的一代人 联想能和苹果并驾齐驱吗? 普京为何送手机给习大大 Colour Run如何火遍中国? 国产大飞机该向巴西学什么? 中国基因医疗能否弯道超车 宜家向我们隐瞒了什么? 中国经济真相,谷歌都知道? 在中国,安利为何不做网购? 马蔚华:我为什么不去民营银行? “黑马开发商”黄其森的底线思维 两会中一只鸡和两千亿的故事 大佬的乡愁之陈绍鹏:过年回家让人向往 互联网改变越南小镇青年一生 高铁上的俄罗斯慢生活 爱情不在西雅图 IT男为什么回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