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被称为“世界上最具智慧的专栏”,作者来自全球顶级经济学者、诺奖得主、政界领袖,主题包括全球政治、经济、科学与文化塑造者的观点,为全球读者提供来自全球最高端的原创文章、最具深度的评论,为解读“变动中的世界”提供帮助。

哈佛教授:特朗普赤字将会多少? 世界银行智囊团给全球化的八大药方 通货膨胀的破坏力不容小视 萨克斯:美国不应鼓吹中国威胁论 要爱上多极世界 IMF原副总裁朱民:特朗普一定会打贸易战 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技术进步是不平等根源 索罗斯:特朗普当选是普京的阴谋 欧洲也危险了 诺奖得主:特朗普上台后一切将照旧 印度储备银行前行长:呼吁平等的竞争性自由企业制度 拉加德:三招解决经济不平等问题 欧洲央行前研究主管:央行独立性面临挑战 以数字金融推动经济增长 巴西前财长:未来应扩大跨境基础设施投资 俄罗斯前高官:2017年普京可能会大展身手 安格斯-迪顿:全球化助长了不平等 但这不是坏事 魏尚进:推动产权保护,政府需从大部分国企撤资 IMF原副总裁朱民:石油输出国应尝试摆脱能源依赖 麻省理工教授:特朗普只会让美国分化更严重 特朗普的计划真能提振美国的需求吗? 哈佛教授:特朗普上台没那么可怕 哈佛教授:印度更宜采取渐进措施打击腐败 丹比萨-莫约:欧洲银行能拯救欧盟吗? 马丁-费尔德斯坦:美国最大风险是资产价格暴跌 金砖国家辜负人们的期望了? 美联储在制造经济复苏假象? 颠覆性技术究竟有多可怕? 现金较少的社会更公平安全 有必要建立劳动力输出卡特尔 中国应在增长最快的地区对破产企业重组 负所得税能让更多美国人脱贫 美国债务决策渐进 IMF依然误解了欧元危机 举办奥运会其实吃力不讨好 美国债务水平上升会带来什么 英国脱欧之后反悔了怎么办? 为何ISIS能持久存在? 英国工人阶级是怎么看退欧的 欧盟为什么让英国如此失望? 英国退欧的烂摊子该怎么收拾 为什么说英国公投退欧不是民主 金融交易税只是拙劣的替代品 想让英国退出欧盟的人错在哪 富有的国家该救助贫穷的国家吗 离开欧盟只会让英国的境况更糟 全球政府疯狂借贷值得警惕 是新兴市场国买入黄金的时候了 日本政府负债太多是最大问题 被削弱的全球金融防御体系 全球新兴市场前景堪忧 全球政治混乱将成为新常态 财政赤字或降低美国生活水平 全球为何陷入衰退恐慌 资本外流美国QE将何去何从 金刻羽:中国的问题并非在转型 QE挽救不了欧洲国家的经济 货币崩溃让全球经济更难繁荣 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应开足马力 严重的债务违约现象正逼近 低油价将给石油生产国带来危机 全球收入差距或将再加剧 极端天气或让新兴市场雪上加霜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多牛? 全球经济最坏的时刻还未到来 富豪能为环保做什么 只有IMF能救病入膏肓的巴西 2070年我们要告别二氧化碳 美元地位近期仍不可改变 发达国家应帮助穷国应对气候变化 土耳其总统:包容性增长和全球正义 中国正在发起全球金融动员 美国为伊斯兰国崛起创造了条件 中国或引发大宗商品再下跌 统一全球货币可行吗? 联合阿萨德打击IS是条死胡同 世界必须齐心合力才能解决叙利亚危机 美联储暂不加息应该给个说法 法国为何要全面禁止优步 英国要退出分崩离析的欧盟? 人民币进一步贬值才能确保稳增长 像重视登月一样重视洁净能源 部分中国家庭把股市当赌场 金正恩的挑衅政策无益于朝鲜 欧洲危机要从亚洲寻找答案? 美国给叙利亚带来多少灾难 中国不会代替美国主宰世界 联合国为世界创造了多少价值 新兴经济体正经历一场大泡沫 欧元区的债该怎么还 全世界都误解了伊朗的核野心 美国战争贩子如何策动战争 美国中产阶级收入真的在停滞吗? “不参加白不参加”的美国大选 希腊私有化计划是欧洲良心的污点 希腊闪辞财政部长:谁来为希腊发表《希望的演讲》? 土耳其的民主选举有什么不同 英国的寂静选举 欧洲难民问题:过去和现在 如何遴选下任联合国秘书长?